<code id='o58ol'><strong id='o58ol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o58ol'><em id='o58ol'></em><td id='o58ol'><div id='o58o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58ol'><big id='o58ol'><big id='o58ol'></big><legend id='o58o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o58ol'><div id='o58ol'><ins id='o58ol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o58ol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o58ol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o58ol'></i>
    <dl id='o58ol'></dl>

    1. <tr id='o58ol'><strong id='o58ol'></strong><small id='o58ol'></small><button id='o58ol'></button><li id='o58ol'><noscript id='o58ol'><big id='o58ol'></big><dt id='o58o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58ol'><table id='o58ol'><blockquote id='o58ol'><tbody id='o58o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58ol'></u><kbd id='o58ol'><kbd id='o58ol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ins id='o58ol'></ins>
        2. 刀客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淫间道_淫梦制造者_淫女av

            我們幾乎絕望的時候,終於發現遙遠的地平線隱隱約約移動著一個豆粒般的物體。它像是在起伏的波浪上跳躍的一葉扁舟,或者說,這個豆粒正在膨脹。他在奄奄一息地喊著:水……水……水。斷水三天瞭,一頭駱駝已經倒斃。另外兩頭駱駝,任憑怎麼驅趕,都一步不挪,臥在沙丘的背陽處。

            豆粒在膨脹、膨脹,漸漸顯出一個騎著駱駝的漢子,穿著肥大的羊皮大衣,腰間別著刀劍,一臉濃密的絡腮胡子,面龐曬得赤黑。他夾夾腿,駱駝奔跑開瞭,揚起一路沙塵。沒等我們張口,駱駝旋風一樣卷來,他輕易地拎起我們同行的二人,一摜,拔出腰間的刀,陽光隻一閃,我看見瞭鮮紅。

            我知道遭遇瞭沙漠盜匪。我念叨著阿彌陀佛。他在我的同伴身上搜出可憐的銀兩。我合瞭眼。旋風刮到我的耳邊。他朗笑。我睜開眼。高懸著的刀閃著銀光,鮮血還沒凝固。我說我去敦煌朝拜菩薩。他說他就不信這個。

            我曾是一個刀客,隻是我厭倦瞭。不過,看著他居高臨下的傲慢,我那已經寂滅的沖動又湧瞭上來,我像閃電一樣聳身拽下瞭他。他沒防著,已經成瞭刀下的鬼。是他的刀,還沾著我的兩個同伴的鮮血。

            我登上盜匪的駱駝,實在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。賭註隻能下在駱駝身上,它能帶我去有水的地方,或者找個有人傢的處所。我一牽韁繩,夾夾腿,駱駝一股風似的奔跑起來。我坐在駱駝上打瞭個盹兒,醒過來,眼前出現瞭幾座土坯房子,中間長著幾株半死不活的胡楊樹。

            我總算獲救瞭。可是,門裡聞聲擁出一幫人,我一瞧,傻瞭眼,跟刀客一樣的裝束。我猜定駱駝不久前打這裡出發,這是沙漠劫匪的營地。我失望瞭。他們一擁而上,拉下瞭我,立即給我來瞭個五花大綁。我聽見他們說這是頭領的駱駝。

            他們推搡著我,進瞭屋子,頓時陰涼瞭許多。反正聽天由命瞭。一個小頭目的角色,坐在炕頭,問:你是誰?我冷靜下來,現在怎麼對付這幫烏合之眾?得慢慢來。我說來碗水。小頭目使瞭個眼色,來瞭一瓢水,我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  小頭目說,現在你說,你怎麼騎我們頭領的駱駝,我們頭領呢?我說再來碗水,我得長出點兒力氣來說話。又飲瞭一瓢,我暗自盤算起來。一把把刀逼過來,我說我這條命瞭結瞭不算個啥,你們要不要頭領瞭?

            小頭目擺擺手,我周圍又空開瞭。我說我帶來你們頭領的口信,他要我來取一萬兩贖金。小頭目站起,說怎的,我們頭領在你們的手裡,我們頭領有萬夫不當之勇,不可能落在你們手裡。我說我佩服他,是條漢子,不過我們百十人的商隊,他殺死瞭我們幾十個兄弟,最後還是被降伏瞭。他起瞭誓,情願用一萬兩黃金贖回他。小頭目說那你怎麼騎我們頭領的駱駝?

            我說,你們頭領怕你們不相信,他說看見他的坐騎就是看見瞭他,我不願承擔這個苦差使,但是,這是死難兄弟的一筆血債,我回不去,你們頭領的腦袋就保不住瞭。小頭目問頭領還捎瞭什麼話。我說,起先,我擔心找不著你們,你們的頭領咋說,他說,我的神駝認路,一準馱你去營地!這不,它馱著我來瞭。

            小頭目一直盯著我的臉,我想,沉住氣,別露瞭餡兒。他說,我們的頭領可不是個傻瓜,憑騎術、憑武藝,誰是他的對手,隻是……你乖乖地候著。他們一呼隆擁出門。我吆喝:我們那邊兩天不見我回去,你們可要吃後悔藥啦,兩天的期限!

            這樣,我攜著一萬兩黃金離開瞭匪巢。沿途,撂倒瞭跟隨我的兩個劫匪──他們本該受到懲罰,可是,我得感謝他們失瞭眼。我想,這輩子再也不能走這條洗劫之路瞭,神駝帶我走過一個個綠洲,我老覺得它是繞著圈子走回匪巢。我放棄瞭它,來到瞭敦煌。